南安农业网
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际新闻 > 正文

山西:农信社改制中将加大通过股东购买来处置不良资产的力度

  来源:澎湃新闻

  

  9月19日,山西银保监局二级巡视员、新闻发言人李瑞杰在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风险防控的关键就是要加大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。2016年以来,山西不良贷款逐年下降,2019年上半年,辖区内不良贷款率创下近十年来的新低。

  对于不良贷款率下降的原因,刘瑞杰称主要有两个:首先,山西经济这些年来企稳回升、持续向好,山西综改建设的力度在加大,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化取得成效,为银行处置不良资产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。其次,地方法人银行加快改革,进一步提高了风险防控的意识,增强了风险防范和处置不良资产的内生动力。

  李瑞杰表示,作为监管部门,山西银保监局在推动银行机构处置不良贷款、腾挪信贷空间、支持实体经济方面有两个方面的举措。

  第一方面,就是引导银行机构创新不良贷款处置的工作机制。引导各家银行采用“五个一批”分类处置不良资产化解风险,即:第一,“盘活”一批,通过资产证券化,通过资产流转,通过收益权转让等盘活一批不良资产。第二,用好用足贷款核销的政策“核销”一批。第三,根据客户的生产周期科学设置贷款期限和还款方式“优化”一批。原来有一些贷款期限设置和企业的生产周期是不太匹配的,通过这样的调整来优化。第四,充分利用金融资产公司批量“处置”一批。第五,就是要强化银行内部责任落实,充分借助纪、法的力量和政府的力量“清收”一批。

  第二方面,坚持用改革的办法来处置不良资产,化解风险。所谓改革的办法,主要是针对地方法人银行机构,比如城商行增资扩股,农村信用社通过产权制度改革改成农商行这个办法来化解风险,就是增加资本金,然后在改制的过程当中,由股东出资购买不良资产。这是地方法人银行机构拿真金白银处置风险的一个最有效的方式,也是一个主要的渠道。2016年以来,山西辖内的城商行、农商行累计吸收资本金达到257亿元,大概处置不良资产225亿元由股东购买。下一步,在农村信用社的改制当中,用改革的办法加大通过股东购买来处置不良资产的力度。

  据刘瑞杰透露,2016年以来,山西全省银行机构通过腾挪信贷空间,增加信贷供给,带动新增贷款投放达到6200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,新增贷款达到1820亿元,较年初的增幅达到了7.2%。

  “我们现在整体算账,银行的存贷比达到73.21%,这是近十年来的新高,就是最高的水平。”李瑞杰说道。

  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跟贴

  跟贴

  0

  参与

  0

  阅读下一篇

  国庆节后,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,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

  返回网易首页

 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

  来源:澎湃新闻

  

  9月19日,山西银保监局二级巡视员、新闻发言人李瑞杰在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风险防控的关键就是要加大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。2016年以来,山西不良贷款逐年下降,2019年上半年,辖区内不良贷款率创下近十年来的新低。

  对于不良贷款率下降的原因,刘瑞杰称主要有两个:首先,山西经济这些年来企稳回升、持续向好,山西综改建设的力度在加大,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化取得成效,为银行处置不良资产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。其次,地方法人银行加快改革,进一步提高了风险防控的意识,增强了风险防范和处置不良资产的内生动力。

  李瑞杰表示,作为监管部门,山西银保监局在推动银行机构处置不良贷款、腾挪信贷空间、支持实体经济方面有两个方面的举措。

  第一方面,就是引导银行机构创新不良贷款处置的工作机制。引导各家银行采用“五个一批”分类处置不良资产化解风险,即:第一,“盘活”一批,通过资产证券化,通过资产流转,通过收益权转让等盘活一批不良资产。第二,用好用足贷款核销的政策“核销”一批。第三,根据客户的生产周期科学设置贷款期限和还款方式“优化”一批。原来有一些贷款期限设置和企业的生产周期是不太匹配的,通过这样的调整来优化。第四,充分利用金融资产公司批量“处置”一批。第五,就是要强化银行内部责任落实,充分借助纪、法的力量和政府的力量“清收”一批。

  第二方面,坚持用改革的办法来处置不良资产,化解风险。所谓改革的办法,主要是针对地方法人银行机构,比如城商行增资扩股,农村信用社通过产权制度改革改成农商行这个办法来化解风险,就是增加资本金,然后在改制的过程当中,由股东出资购买不良资产。这是地方法人银行机构拿真金白银处置风险的一个最有效的方式,也是一个主要的渠道。2016年以来,山西辖内的城商行、农商行累计吸收资本金达到257亿元,大概处置不良资产225亿元由股东购买。下一步,在农村信用社的改制当中,用改革的办法加大通过股东购买来处置不良资产的力度。

  据刘瑞杰透露,2016年以来,山西全省银行机构通过腾挪信贷空间,增加信贷供给,带动新增贷款投放达到6200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,新增贷款达到1820亿元,较年初的增幅达到了7.2%。

  “我们现在整体算账,银行的存贷比达到73.21%,这是近十年来的新高,就是最高的水平。”李瑞杰说道。

  来源:澎湃新闻

  

  9月19日,山西银保监局二级巡视员、新闻发言人李瑞杰在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风险防控的关键就是要加大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。2016年以来,山西不良贷款逐年下降,2019年上半年,辖区内不良贷款率创下近十年来的新低。

  对于不良贷款率下降的原因,刘瑞杰称主要有两个:首先,山西经济这些年来企稳回升、持续向好,山西综改建设的力度在加大,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化取得成效,为银行处置不良资产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。其次,地方法人银行加快改革,进一步提高了风险防控的意识,增强了风险防范和处置不良资产的内生动力。

  李瑞杰表示,作为监管部门,山西银保监局在推动银行机构处置不良贷款、腾挪信贷空间、支持实体经济方面有两个方面的举措。

  第一方面,就是引导银行机构创新不良贷款处置的工作机制。引导各家银行采用“五个一批”分类处置不良资产化解风险,即:第一,“盘活”一批,通过资产证券化,通过资产流转,通过收益权转让等盘活一批不良资产。第二,用好用足贷款核销的政策“核销”一批。第三,根据客户的生产周期科学设置贷款期限和还款方式“优化”一批。原来有一些贷款期限设置和企业的生产周期是不太匹配的,通过这样的调整来优化。第四,充分利用金融资产公司批量“处置”一批。第五,就是要强化银行内部责任落实,充分借助纪、法的力量和政府的力量“清收”一批。

  第二方面,坚持用改革的办法来处置不良资产,化解风险。所谓改革的办法,主要是针对地方法人银行机构,比如城商行增资扩股,农村信用社通过产权制度改革改成农商行这个办法来化解风险,就是增加资本金,然后在改制的过程当中,由股东出资购买不良资产。这是地方法人银行机构拿真金白银处置风险的一个最有效的方式,也是一个主要的渠道。2016年以来,山西辖内的城商行、农商行累计吸收资本金达到257亿元,大概处置不良资产225亿元由股东购买。下一步,在农村信用社的改制当中,用改革的办法加大通过股东购买来处置不良资产的力度。

  据刘瑞杰透露,2016年以来,山西全省银行机构通过腾挪信贷空间,增加信贷供给,带动新增贷款投放达到6200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,新增贷款达到1820亿元,较年初的增幅达到了7.2%。

  “我们现在整体算账,银行的存贷比达到73.21%,这是近十年来的新高,就是最高的水平。”李瑞杰说道。

  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跟贴

  跟贴

  0

  参与

  0

  阅读下一篇

  国庆节后,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,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

  返回网易首页

 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

  来源:澎湃新闻

  

  9月19日,山西银保监局二级巡视员、新闻发言人李瑞杰在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风险防控的关键就是要加大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。2016年以来,山西不良贷款逐年下降,2019年上半年,辖区内不良贷款率创下近十年来的新低。

  对于不良贷款率下降的原因,刘瑞杰称主要有两个:首先,山西经济这些年来企稳回升、持续向好,山西综改建设的力度在加大,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化取得成效,为银行处置不良资产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。其次,地方法人银行加快改革,进一步提高了风险防控的意识,增强了风险防范和处置不良资产的内生动力。

  李瑞杰表示,作为监管部门,山西银保监局在推动银行机构处置不良贷款、腾挪信贷空间、支持实体经济方面有两个方面的举措。

  第一方面,就是引导银行机构创新不良贷款处置的工作机制。引导各家银行采用“五个一批”分类处置不良资产化解风险,即:第一,“盘活”一批,通过资产证券化,通过资产流转,通过收益权转让等盘活一批不良资产。第二,用好用足贷款核销的政策“核销”一批。第三,根据客户的生产周期科学设置贷款期限和还款方式“优化”一批。原来有一些贷款期限设置和企业的生产周期是不太匹配的,通过这样的调整来优化。第四,充分利用金融资产公司批量“处置”一批。第五,就是要强化银行内部责任落实,充分借助纪、法的力量和政府的力量“清收”一批。

  第二方面,坚持用改革的办法来处置不良资产,化解风险。所谓改革的办法,主要是针对地方法人银行机构,比如城商行增资扩股,农村信用社通过产权制度改革改成农商行这个办法来化解风险,就是增加资本金,然后在改制的过程当中,由股东出资购买不良资产。这是地方法人银行机构拿真金白银处置风险的一个最有效的方式,也是一个主要的渠道。2016年以来,山西辖内的城商行、农商行累计吸收资本金达到257亿元,大概处置不良资产225亿元由股东购买。下一步,在农村信用社的改制当中,用改革的办法加大通过股东购买来处置不良资产的力度。

  据刘瑞杰透露,2016年以来,山西全省银行机构通过腾挪信贷空间,增加信贷供给,带动新增贷款投放达到6200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,新增贷款达到1820亿元,较年初的增幅达到了7.2%。

  “我们现在整体算账,银行的存贷比达到73.21%,这是近十年来的新高,就是最高的水平。”李瑞杰说道。

  来源:澎湃新闻

  

  9月19日,山西银保监局二级巡视员、新闻发言人李瑞杰在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风险防控的关键就是要加大不良贷款的处置力度。2016年以来,山西不良贷款逐年下降,2019年上半年,辖区内不良贷款率创下近十年来的新低。

  对于不良贷款率下降的原因,刘瑞杰称主要有两个:首先,山西经济这些年来企稳回升、持续向好,山西综改建设的力度在加大,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化取得成效,为银行处置不良资产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。其次,地方法人银行加快改革,进一步提高了风险防控的意识,增强了风险防范和处置不良资产的内生动力。

  李瑞杰表示,作为监管部门,山西银保监局在推动银行机构处置不良贷款、腾挪信贷空间、支持实体经济方面有两个方面的举措。

  第一方面,就是引导银行机构创新不良贷款处置的工作机制。引导各家银行采用“五个一批”分类处置不良资产化解风险,即:第一,“盘活”一批,通过资产证券化,通过资产流转,通过收益权转让等盘活一批不良资产。第二,用好用足贷款核销的政策“核销”一批。第三,根据客户的生产周期科学设置贷款期限和还款方式“优化”一批。原来有一些贷款期限设置和企业的生产周期是不太匹配的,通过这样的调整来优化。第四,充分利用金融资产公司批量“处置”一批。第五,就是要强化银行内部责任落实,充分借助纪、法的力量和政府的力量“清收”一批。

  第二方面,坚持用改革的办法来处置不良资产,化解风险。所谓改革的办法,主要是针对地方法人银行机构,比如城商行增资扩股,农村信用社通过产权制度改革改成农商行这个办法来化解风险,就是增加资本金,然后在改制的过程当中,由股东出资购买不良资产。这是地方法人银行机构拿真金白银处置风险的一个最有效的方式,也是一个主要的渠道。2016年以来,山西辖内的城商行、农商行累计吸收资本金达到257亿元,大概处置不良资产225亿元由股东购买。下一步,在农村信用社的改制当中,用改革的办法加大通过股东购买来处置不良资产的力度。

  据刘瑞杰透露,2016年以来,山西全省银行机构通过腾挪信贷空间,增加信贷供给,带动新增贷款投放达到6200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,新增贷款达到1820亿元,较年初的增幅达到了7.2%。

  “我们现在整体算账,银行的存贷比达到73.21%,这是近十年来的新高,就是最高的水平。”李瑞杰说道。



南安农业网 版权所有© www.zhuanhua6.net.cn 技术支持:南安农业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