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安农业网
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际新闻 > 正文

新疆的秋天,帕米尔高原上的石头城,古丝绸之路重镇塔什库尔干

2019-10-17

你见过《冰山上的来客》吗?古兰达姆忧郁的眼神和一句话:“阿米尔,冲”让人们想起帕米尔高原

许多人因此第一次见到塔吉克人。

塔什库尔干是边境高原上的一个小镇,与塔吉克斯坦、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接壤,海拔3200米。汉代是西域的犁国地区。

塔什库尔干维吾尔语的意思是“石头城”,60%的塔吉克人居住在这里

塔吉克人属于欧罗巴族,是中国唯一的白人。

传说塔吉克祖先是太阳神和汉族女孩的结合体。根据《大唐西域记盘陀国》,他们的祖先是汉人,他们的母亲是汉人,他们的父亲是太阳和天空的种子。因此,他们称自己为“太阳和天空的种子”

自古以来,他们就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。

去城外的一个小村庄,拜访塔吉克家庭。

塔吉克人是指王冠。他们在这里不拿任何东西,晚上也不关门。塔吉克人重视忠诚和信用。他们极其鄙视和讨厌偷窃。他们认为拿钱是一种高尚的道德品质。据说这里的监狱是空的,卫兵无事可做。

高原上炽热的太阳照亮了泥屋。

塔吉克爷爷奶奶抱着一对双胞胎,满眼爱意

二三十床明亮的被子整齐地叠放在大炕上,这对双胞胎的父母结婚时用来接待亲戚朋友。

塔吉克婚礼非常盛大。亲戚和朋友会来庆祝。客人通常带4到6个naan,衣服,珠宝和其他礼物。近亲会给羊。他们一定忙了三天。

为高原寒冷的夜晚准备足够的被子是非常必要的。

帕米尔的家庭友好和谐。

这里的物质条件不是很好。

我一直吵着要回归自然,渴望原始生态。我能在原始生态中呆多久?

乡村风景如画,因为没有钢筋混凝土的侵入。

鱼和熊掌不能兼得。

望着屋顶上的牛粪和茅草发呆,回归自然,但那只是叶公的好龙

一只戴着头带的黑牛冷漠地看着我。

一群鸽子开始大叫。

-

塔什库尔干县的石城是中国历史上三个最着名的石城之一(另外两个在辽阳和南京)。汉朝时,它是36个西域之一的皇家犁城。

石头城位于塔县东北部的一座小山上

这是古丝绸之路的中路和南路的交汇处,喀什、沙车、英吉沙和从邺城到帕米尔高原的几条通道在这里交汇。

过去的荣耀随风而去,只留下成堆的石头和重叠的石头堆。

远处的昆仑雪山静悄悄的。

石城对面是阿拉尔金草滩,塔什库尔干河从这里缓缓流出。

在夏天和秋天,到处都有丰富的水生植物,蓝天白云,牛羊。

徘徊在破碎的墙壁之间

阳光猛烈得让人眩晕,所见就有点莫名地不真实

坐在西域千年的废墟上

听童年的小伙伴絮絮地讲述江南小镇的过往,有种隔世的感觉

白云千载空悠悠

石头城见证了古丝绸之路上所有的繁华与冷寂

塔克拉玛干是座安静的高原小城,路上行人和车辆都少,很喜欢这种通透空旷

因为之前到丽江就心狂跳每分钟120,一直不敢去高海拔的地方

这里比丽江高1000米,来之前忐忑了很久,泡了红景天猛喝

真到了好象还好,除了走快了有点气急,没有其他明显的高原反应

或许,可以开始考虑去西藏了

吃了好几天馕,看见路上有人拎着一大袋喧腾腾的馒头走过,就有点馋

人说是附近的菜场买的,一路找过去,不零卖,一袋4、50个,只好作罢

逛了下菜场,也没什么特别的,塔县蔬菜水果基本靠外面运输进去,苹果香梨看着都蔫蔫的

逛了这许久,该回家了

有没有看过 《冰山上的来客》 ?古兰丹姆忧郁的眼神和一句:“阿米尔,冲”,让人记住了帕米尔高原

很多人因为它第一次认识了塔吉克族

塔什库尔干是一个边境高原小城,与塔吉克斯坦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三国接壤,海拔3200米,汉代为西域蒲犁国地域

塔什库尔干维吾尔语意为“石头城“,全国百分之六十的塔吉克族人聚居在这里

塔吉克族属欧罗巴人种,是中国唯一的白种人

传说塔吉克族祖先是太阳神与汉族姑娘结合而生,据 《大唐西域记盘陀国》 记述:其先祖之世,母则汉土之人,父乃日天之种,故其自称‘汉日天种’

从远古时代起,他们就繁衍生息在这片土地上

去城外的小村庄,拜访塔吉克人家

塔吉克意为王冠,这里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塔吉克族人重义气、讲信用,极端蔑视和憎恨偷盗行为,把拾金不昧作为一种高尚的品德。据说这里的监狱是空空荡荡的,看守们都闲得无事可干

高原炽烈的阳光让土屋变得明媚

塔吉克奶奶和塔吉克爷爷抱着一对双胞胎,满眼的慈爱

大炕上整整齐齐地堆叠着二、三十条鲜艳的被子,是双胞胎的爸爸妈妈结婚时接待亲友们用过的

塔吉克族的婚礼非常隆重,亲戚朋友都会赶来庆贺,客人们一般携带4到6个馕、衣物首饰等礼品,近亲会赠送绵羊,一定要热闹上三天

高原寒冷的夜晚,还真是要准备足够的被子才行

帕米尔高原上的一家人友善和睦

这里的物质条件还不是很好

一直吵吵着回归自然渴望原生态,真的原生态里,我能坚持多久?

田园如画,只因没有钢筋水泥的入侵

鱼与熊掌不可得兼

看着屋顶晒着的牛粪和茅草发呆,回归自然,不过是叶公好龙罢了

一头戴着头箍的黑牛漠然地看着我

一群鸽子呼啦啦地惊起

-----------------

塔什库尔干县的石头城是中国历史上最着名的三大石头城之一(另外两个在辽阳和南京),汉代时,这里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蒲犁国的王城

石头城位于塔县县城东北的一座小山冈上

这里是古代丝绸之路中道和南道的交汇点,喀什、莎车、英吉沙及叶城通往帕米尔高原的数条通道在这里汇合

昔日的辉煌已随风远去,只剩下乱石成堆,石丘重叠

远处的昆仑雪山静默不语

石头城对面是阿拉尔金草滩,塔什库尔干河从这里缓缓流过

夏秋两季水草丰美,蓝天白云下牛羊遍地

在断壁残垣间游荡

阳光猛烈得让人眩晕,所见就有点莫名地不真实

坐在西域千年的废墟上

听童年的小伙伴絮絮地讲述江南小镇的过往,有种隔世的感觉

白云千载空悠悠

石头城见证了古丝绸之路上所有的繁华与冷寂

塔克拉玛干是座安静的高原小城,路上行人和车辆都少,很喜欢这种通透空旷

因为之前到丽江就心狂跳每分钟120,一直不敢去高海拔的地方

这里比丽江高1000米,来之前忐忑了很久,泡了红景天猛喝

真到了好象还好,除了走快了有点气急,没有其他明显的高原反应

或许,可以开始考虑去西藏了

吃了好几天馕,看见路上有人拎着一大袋喧腾腾的馒头走过,就有点馋

人说是附近的菜场买的,一路找过去,不零卖,一袋4、50个,只好作罢

逛了下菜场,也没什么特别的,塔县蔬菜水果基本靠外面运输进去,苹果香梨看着都蔫蔫的

逛了这许久,该回家了



南安农业网 版权所有© www.zhuanhua6.net.cn 技术支持:南安农业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