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安农业网
金融理财 当前位置:首页 > 金融理财 > 正文

小时光 | Lonely Time,孤独之必要

  疯帽子旅行2019.9.15我要分享

  修习艺术,毕业后当大学老师的家乡好友,几日前,在微信上分享予我一条推文,原来是在美术馆后街77文创园,举办的一个名为“眼球市集”的活动。今日得闲,便起心动念,前去一看究竟。于是从家门口乘坐公车,换乘地铁,坐到终点站。出来步行,只五、六分钟的工夫,便抵达市集所在的B2层。

  许是到的太早,进去时,年轻的摊主们还在摆货。清一色的艺文风:黑白摄影照片,装裱在各式尺寸的黑色相框中;手作笔记本,封面依旧是抽象的黑白影像;自行设计与印制的帆布袋;80、90年代版本的旧书等等。在想,这些看似费力不讨好的手工劳作,究竟为哪般呢?然而答案早就心有成竹。这些似曾相识,仍旧如故的画面,不仅可以用来追忆自己理想主义的过去,其实眼下,不仍旧继续在发生吗?

  77文创园毗邻内蒙古饭店,位于京城文化气息异常浓厚而低调的美术馆周边。旁边就是正在装修的三联韬奋书店;不远处,便是王府井大街和南锣鼓巷。但它不是袖珍的“798”,它有自己的质地和存在的语境。大门口有一家二层楼的创意餐吧,兜售黑茶和手工皂,价格不菲。我只是看看、闻闻,便作罢。年岁渐长,懂得再好的东西,如果太贵,不符合自己当下的消费水准,便不放在心上。

  其实只在眼球市集逗留了很短暂的片刻。反而心里有一条雀跃的小蛇,按耐不住,要让你一直顺着美术馆后街,步行向前。北京的初秋仍显闷湿,古老街巷两边的大树郁郁葱葱,笼罩着氤氲湿气。记得那日结束王府井apm奈雪の茶的采访,便也是一路步行至地铁站。途径一棵有110年树龄的古槐,上面标记年代为清,四周被汉白玉石狮子围圈起来。我在古树下伫立良久,不知哪里来的驱动,下意识踮起脚尖,伸手够着,要去摸摸它,并对它用心念交谈。其实没有痛痒和思想的植物,比血肉之躯的人活得长久并低调内敛。它们不会在意朝代的更迭,战火的硝烟,大自然四季的交替。风霜雪雨,就兀自生长着,稳稳当当的。

  于是经过北京中医院,交道口路口南,一直步行至鼓楼东大街。途中各式小饭馆,包括白魁老号这样的老北京道地美食店,便民生鲜超市,花店等等都逐一经过。感叹着北京这些年的变化之杂乱无章。虽然比起魔都仍显脏脏乱乱,但似乎这里的“凌乱”却代表着她的城市特色吧。即便这样,对她爱恨复杂,每逢年节,大小媒体又再度上演贩卖逃离北上广的集体性焦虑,我却从没有动过离开她的任何心思。这些年去过一些国家,走过一些城市,除却故乡赤峰,真是爱极了北京。这也是来京12年,反反复复,不厌其烦,一直漫步这条我眼中被捧为经典城市徒步线路的原因所在。

  City Walk,几年前,这个时髦词汇还没有被赋予在旅行主题上。这些年,无论是它还是“城市漫步”,都越来越成为一种都市生活风尚。而我这一天的漫步,便从美术馆后街——交道口——鼓楼东大街——北锣鼓巷——方家胡同——国子监街展开。是的,这是我经常徒步的一条北京城市漫步路线。随心所欲地晃来晃去,那个惬意满怀的当下,真的就是自在如风的少年感觉啊!

  鼓楼东大街有一家名叫“独音唱片”的音像店,里面主要兜售CD、黑胶唱片和一些稀疏的磁带。这应该是北京为数不多且相当有品质的一家音像店了。想当年,京城淘碟最有名气的地方,当属新街口。然而现在你再去那里瞧瞧,真是物是人非。店铺的招牌与门帘,几乎长得一摸一样。就像现在满大街面容煞白,嘴唇涂抹相似口红色号的女生所秉持的那种其实很可怕的时尚一样。可能是太爱北京,有时就跟着瞎着急。因为她有时着实脏啊。

  南锣鼓巷对面,便是北锣鼓巷。人流与商业程度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“小时光”这个题目的灵感,便来源于北锣鼓巷一家名叫“小时光”的餐吧。外面有一个红色的邮筒,上面,小小的贴纸,印着这三个字。然而我却更喜欢她的另外一层英文涵义,即Lovely Time。但是,我心目中的小时光,其实更偏向于Lonely Time,即孤独的、独自的时光。

  其实孤独这个字眼,在我心里面,非常的中性。它没有丝毫苦哈哈的意思。孤独即自由,甚至孤独之必要。

  带着这份自在的独享时光,就一路走啊走,经过又一个文艺气息浓厚的“中间站”方家胡同46号院。一棵硕果累累的石榴树,衬着湛蓝的天空,招摇着绿色而透红的枝条,与我邂逅。于是坐在猜火车餐吧的外边,观望了一会树和来往就餐的行人。一个人时,吃饭便不那么讲究。坐在驴肉火烧店,要一碗酸辣粉,一小碟咸菜,一个驴火,吃得也是津津有味。要把钱花在能给自己长久带来精神愉悦的刀刃般的地方,比如书与唱片上。一个人吃饭,便没有了打肿脸充胖子的好面子感,真的就是随遇而安。

  我生性不喜欢热闹。不喜欢与亲戚、朋友们在一起待太久。不喜欢过年过节那些显得特别正式的时刻,觉得虚假寒暄异常累心。就喜欢跟自己能聊得来,甚至在一起不说话也不觉得冷场的人相伴。也正因此,在别人眼中的独行是多么枯燥与无趣的一件事啊,然而对于我确是格外欢喜与享受的。虽然这些年在工作中我的性格改变不少,但真正的底色,其实还是喜欢清静的。今天的Lonely Time,我没有选择去往方家胡同只“一墙之隔”的五道营胡同,原因也大抵如此。

  一只趴在人家台阶上睡眼惺忪的狗狗,两个放着上世纪80年代流行歌曲修理带篷电动车的老伯,一跑一颠的男童,就能让我怔怔看上好一会儿。于是我斜跨着前一阵陪伴我去过日本、新加坡与韩国的那只业已脏了的小黄包,包里放着清代沈复在晚年所作的《浮生六记》,边走边读,慢慢懂得了书后印着的这几个字:并不能用有趣、精致、伤感简单概括这本小书。之所以入得经典行列,约是手边有此一册,便真如有一妙友相伴。

  结束此行City Walk,已近黄昏。西方天边有一抹长长的晚霞。我看着那明灭的光景,初秋的晚风吹拂在脸上,只觉此时此刻,心里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干干净净。

  鲍磊LeiLei

  80后,蒙古族,内蒙古赤峰市人。文学硕士,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。2007年出版长篇小说《夜照亮了夜》,豆瓣评分9.0。资深互联网媒体人,曾供职搜狐网、新浪网、一点资讯等旅游频道高级编辑、主编等职务。全网开设旅游自媒体“疯帽子旅行”。罐头视频签约旅游达人。现居北京,从事旅游内容制作,小说创作与编剧等事务。最新长篇小说即将出版。【点击此处,查看详细介绍】

  微博



南安农业网 版权所有© www.zhuanhua6.net.cn 技术支持:南安农业网 | 网站地图